網站通行站:
用戶
密碼
注冊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實名火車票丟失仍強制補票與搶劫何異
  22歲的小胡是成都一名大二學生。6月10日,他和朋友來西安旅游,隨后又前往華山。小胡說,14日下午1時許,返回西安出火車站時,他發現火車票丟失。“檢票時工作人員要求我補票,怎么解釋都不行。”。“車票上都有身份信息,而且二維碼也可以掃描,為什么不能通過查詢購票記錄解決問題呢?”小胡說,他倒不是在乎補票的費用,“關鍵是這種服務態度和意識,規定太落后了,科技在進步,是不是規定也應該跟著做出調整?”(華商報6月17日) 
     
    關于乘客出站時丟失火車票而被要求重新購票的新聞幾乎每年都會被公眾提出強烈質疑,恰恰這種合理的質疑是建立在當前早已實施的火車票實名制購票制度之上,信息化社會,火車站要查詢一個旅客是否在乘車前購買車票事實上是一件再簡單、再容易不過的事,就象成都大學生對車站驗票人員說的“車票上都有身份信息,而且二維碼也可以掃描,為什么不能通過查詢購票記錄解決問題呢?” 
     
    人們不斷的看到卻是鐵路方面從上到下還在振振有詞的引用非實名制時代制定的落后的管理制度條文,看似依規辦事,實則是對信息化社會普遍改善了的查詢體系這樣鐵的事實故意熟視無睹,或者說故意假裝一無所知,反正有制度有條文,雖然分分鐘就能查詢到乘客的乘車購票信息,但他們顯然不屑于去核實,一句話,補票!否則就采取強制措施,因為鐵路系統單獨存在公檢法,即使成了所謂的“公司”,也有自己的公檢法體系,對乘客采取強制措施也是易如反掌的事,你不從行嗎? 
     
    鐵路方面的相關規定其實就論是從合理性還是從消費者權益等方面都已經凸顯出不公平,有評論一針見血的指出:從消費者的角度分析,這一條款中有三項“單方面強制性”處理方式,明顯不利于保護消費者權益:一是“旅客丟失車票應另行購買”,就是說,已經買過一次票,但只要丟失還得再買一次;二是“在列車上應自丟失站起(不能判明時從列車始發站起)補收票價”,就是說在車上丟了票,而乘客證明不了自己從哪里上的車,就要從始發站補起;三是“退票核收退票費”,就是說補票之后找到原票,須找列車長開具證明,再到目的站去退所補的票,還要收取“退票費”。整個來看很容易讓人想到一種強盜邏輯,但作為消費者卻無可奈何,這似乎才更令人深思。 
     
    所以有評論說鐵路方面存在的這個問題是出于不與時俱進,這真是抬舉他們了,他們哪里不與時俱進呵,凡是有利于自己賺錢圈錢的制度,早就一個個與時俱進了,鐵路系統的相關制度規定,只要有利于鐵老大方面的,都與時代接軌了,但諸如乘客丟失車票必須強制補票這類條文,顯然只會與時代接鬼;就象相關工作人員狡辯的“的確有的地方在區域內實行了通過身份證乘車的措施,但是因為技術和管理問題并無法大面積實施”。明明就是不相也不愿意實施嘛,明明這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卻偏偏不愿意去做。 
     
    其實誰都看得明白,鐵路方面固守落后的丟失補票制度,無非是基于自己老大的地位、無視乘客權益,即使已經裝模作樣的改為“鐵路公司”了,仍然還是一副“老子老大”的嘴臉,既然身份證都可是以直接刷票進站,憑什么出站就不能驗證乘客購票自信呢?非不能也、實不為也。既然心目中根本就沒有顧客至上的職業道德,當然就不會考慮顧客利益,當然也就不會主動的在維護乘客利益的相關事宜上與時俱進了。 
     
    既然很容易證明丟失車票乘客的信息而解決問題卻仍然強制要求重復購買車票,擺明了這與攔路搶劫并無本質上的區別,尤其是鐵路方面一向惡劣的態度更加令人反感,政府繼續授予鐵路“公司”擁有公檢法等司法權力,加之壟斷經營的強勢地位,帶來的后果就是廣大乘客的權利不斷的受到損害,只要這一現狀不改變,很難相信鐵老大會真正將乘客視作他們的顧客,當然也就不能奢望鐵路真正為乘客服務了。


  
聲明:轉載文章,不代表本網觀點。
 
(責編:王可馨)

相關閱讀

桂ICP備14004016號-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桂網文【2015】2327-013號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0184號

廣西改革網服務熱線:0771-2875218 18878661383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3-2023 www.gxgg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36选7走势开奖